热销汽车

出租车经营权变"有期” “份儿钱”过高的要降低

作者:永利网址    发布时间:2020-01-03 20:48     浏览次数 :99

[返回]

面对互联网专车等新业态的冲击,传统巡游出租车的行业改革已刻不容缓。昨天交通部发布了《关于深化改革进一步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规定了“份子钱”施行协商制;特许经营权实行期限限制同时取消使用费等改革措施。

昨日,《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深化改革推进出租汽车行业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发布。意见一大“破冰”规定为,今后,出租汽车经营权不再实行无期限制,这将大大降低出租车公司管理费虚高的现状,给出租车公司带来压力,促使其一定要把服务做好。另外,合理确定并动态调整出租汽车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现有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过高的要降低。

“份子钱”施行协商制并公开

出租车经营权将实行期限制

“份子钱”诞生之初,原本是为了刺激司机的出车积极性:每月向公司缴纳固定的“任务钱”,多余的归司机所有。但另一方面,“份子钱”也将全部的市场风险转嫁给司机承担,而公司则旱涝保收。

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一律实行期限制,不得再实行无期限制,具体期限由城市人民政府根据本地实际情况确定。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使用,并不得变更经营主体。

随着互联网专车等市场竞争对手的涌入,传统出租车司机的收入减少,“份子钱”的压力逐渐变的更加沉重,以至于北京、上海等多地出现出租车司机离职潮。“很多人都是把车一交,改行了。”一位北京的出租车司机对记者称。“份子钱”改革迫在眉睫。

既有的出租汽车经营权,在期限内需要变更经营主体的,依照法律法规规定的条件和程序办理变更手续,不得炒卖和擅自转让。对于现有的出租汽车经营权未明确具体经营期限或已实行经营权有偿使用的,城市人民政府要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科学制定过渡方案,合理确定经营期限,逐步取消有偿使用费。

交通部此次发布的《意见》规定,将各地现有的由相关政府主管部门确定承包费上限的做法,改为了多方协商确定承包费。《意见》称,“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汽车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组织平等协商,合理确定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实行动态调整”。

■点评

以北京为例,2000年时有关部门经过核算,将单班司机的“份子钱”定为每月每辆车5175元。这个标准持续至今,而这十多年来成品油价格已经涨了2-3倍。这对司机而言无疑是不合理的。

中国道路运输协会副会长王丽梅说:“这个政策非常好,你过去可以购买经营权,服务好不好都可以一直经营。现在可不行了,得看你服务品质好不好,过了一段时间你申请延期,服务好了才能批准你继续经营。此外,北京没有有偿使用费这部分情况,这个全国各个城市不一样。”

而将“份子钱”的政府最高限价制改为多方协商制后,司机和工会在“份子钱”制定上将有更多话语权,司机的权益得到保障,积极性得到提升;“份子钱”实施动态调整后,出租车公司也被拉入到市场竞争环境中来,与司机共同承担市场风险,使传统巡游出租车市场由“一潭死水”变成“流动的水”。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副教授黄少卿表示,过去经营的再不好,经营权也不能拿掉,现在就是要给公司压力,你得把服务做好。但这个政策对降低份儿钱的作用有限。

上海交通大学经济学副教授黄少卿称,“份子钱”的组成部分中,除了税费、车辆等必要的成本,还有一块是公司对给司机提供的服务的收费,这一部分的收费水平很难判定是否合理。黄少卿建议可以改变份子钱的征收方式:“可以借鉴网络约租车的收费方式,以司机的实际收入为基准、按一定比例来收。”

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继孚也认为,“份儿钱”不一定会因此降低。过去经营权价格虚高,就是“倒来倒去”的结果,现在不得炒卖和擅自转让了。

同时《意见》还规定,份子钱要“向社会公布,接受社会监督”。黄少卿称:“特许经营公司是准公共部门,必须向全社会负责,必须向全社会公布信息。”“份子钱”信息公开后,将更有利于社会各界对出租车公司进行监督,敦促公司提高效率、为司机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承包费或定额过高的要降低

经营权实行期限限制

出租汽车经营者要依法与驾驶员签订劳动合同或经营合同。要利用互联网技术更好地构建企业和驾驶员运营风险共担、利益合理分配的经营模式。

取消有偿使用费

鼓励、支持和引导出租汽车企业、行业协会与出租汽车驾驶员、工会组织平等协商,根据经营成本、运价变化等因素,合理确定并动态调整出租汽车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现有承包费标准或定额任务过高的要降低。要保护驾驶员合法权益,构建和谐劳动关系。严禁出租汽车企业向驾驶员收取高额抵押金,现有抵押金过高的要降低。

在中国,传统出租车行业属于特许经营权行业,部分城市出租车存在经营权期限不明、历史上无序实行经营权有偿使用、市场退出机制不健全等问题。

■点评

例如,北京出租车行业中就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出租车个体工商户。他们不用像出租车公司下属的司机那样每个月缴纳5175元的“份子钱”,运营收入除去油钱和维修费用就是纯利润。而且他们的经营权是无限期的,甚至可以转让给子女。北京出租车个体工商户的审批自2004年已全面停止,但已经获得经营权的这批司机仍采用老办法管理。这对那些只能给公司开出租车、每月交“份子钱”的司机们而言,无疑是一种不公。

王丽梅认为,“份儿钱”的高低是出租行业永恒的话题,保证驾驶员的经济利益是以往好政策的延续,她认为北京出租行业“份儿钱”的情况已经比较公开透明。

而此次交通部发布的《意见》规定,实行经营权期限制和无偿使用。新增出租汽车经营权全部实行无偿使用,并不得变更经营主体。已实行经营权有偿使用的,要逐步取消有偿使用费,减轻行业负担。现有未明确具体经营期限的,要合理确定期限,实现平稳过渡。

黄少卿表示,以往传统出租车价格的严格管控,导致出租车价格调整缓慢,助长了社会对出租车司机不合理的需求,对司机收入也相对不利,打压了出租车司机积极性,导致人们“打得起但打不到”出租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