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配件

永利网址重卡,200万辆的产能往哪搁

作者:永利网址    发布时间:2020-03-15 23:14     浏览次数 :66

[返回]

和浮夸的轿车市场一样,重卡市场的浮夸之风也很鼎盛。几乎每家重卡企业都宣称自己的产品国内一流。更为可笑的是,即便是新出生的重卡新兵也希望在这个技术含量较高的汽车细分市场中一往无前,宣布在几年内进入重卡市场的第一阵营,产销实现跨越式的发展。然而在当前疯狂的市场行情之中,他们的产销不过只有区区的千辆。“没准,这还都是虚的呢?”业内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这样告诉记者,其实,很多重卡新军的产销只有几百辆或只有几十辆。勇气固然可嘉,但在这个前5名集中度达83.09%,前10名销量集中度高达95.47%的行业中,这些新军真的能有这“通天”的本事? 毋庸讳言,排名靠前的几大家重卡企业的老总们在听到了这样的豪言壮语之后大多会嗤之以鼻不以为然。中国重汽的蔡东就曾经表示,“重卡新军在原本并不擅长的领域去抢市场的风险很大。”显然,既得利益集团的老总们更愿意将他们的豪言壮语理解为痴人说梦。潜台词是:你们或许忘记了3年前,上海汇众还宣称在5年内进入重卡市场的前三甲,但今天呢?你们或许还忘记了5年前,春兰、凌野等企业的屯兵蓄势,但今天呢? 但即便如此,重卡行业的新兵还是在今年集体亮了相。 毫无疑问,这是中国重卡市场近几年市场疯狂上涨留给了重卡新军们无限的盈利遐想。正如重卡新军大运重卡的总经理陈澔利所说的那样:“3年前,谁能想到2009年会有超过70万的市场容量?只要有市场,就会有我们的生存空间。” 和大运重卡一道进入这个众说纷纭的行业的还有集瑞、长安、徐工、以及广汽日野、精工等重卡新军。一方面,他们卯足了劲要在这个市场上有所作为。另一方面老牌国企开足马力,全力扩产。一个最为明显的例证是,东风商用车5月开工的8万辆重卡新基地。按照东风商用车总经理黄刚的话说,“每一辆重卡的销售背后都有三名司机的苦苦等待。” 黄刚所言不虚。 从今年年初以来的情况来看,随着重卡市场的全线“井喷”,原先受金融危机压抑的需求和厂家的扩张冲动被尽情释放。不仅仅是东风商用车一家,陕西重汽、中国重汽等重卡巨头上半年的产销也都接近去年全年的总量。如尽管后起的华菱在热销时节,接连二年由于发动机等总成供应不足损失了近6千辆的订单,但今年上半年,华菱还是销售了1.8万辆的重卡。按照董事长刘汉如的说法是,虽然销量仅为国内第六、第七位,但仅有1千多名员工的华菱却是国内重卡企业中盈利性最好的。而这显然不是其他企业所能比拟的。 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表明,今年上半年,中国重卡合计销售58.24万辆,同比猛增112%,销量接近2009年全年的63.62万辆水平,重卡行业2010年高增长的局面已成定局。 但巨大的飙升行情却令法士特变速箱老总李大开喜忧参半。喜的是:作为重卡变速箱的垄断巨头,法士特开足了马力赚了个盆满钵满;忧的是:中国重卡市场的井喷行情并不能持久,大起之后必将伴随着大落。届时,产能过剩、开工不足的阴影将笼罩在整个行业的上空。 与李大开持相同观点的还有刘汉如。 即便是如今的市场已经热上了天,但刘汉如依然不看好中国重卡今年下半年的走势。他认为,前高后低的市场形势已经充分显现。下半年如果不依靠银行的借贷功能,各大企业的车辆将很难销售出去。重卡企业必须要未雨绸缪,提前做好过苦日子的准备。 市场或许真的如刘汉如所描述的那样,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消息表明,六月中国重卡的订单已经开始减少。重卡销售为9.38万辆,环比下降了12.3%。 “今年3、4月达到销售的最高峰,实际上5月的定单需求已经在减少了,考虑到季节性销售的惯例,估计到7月会进入平稳的状态。”黄刚这样解释当前的市场行情。 具体到细分产品上,6月,重卡整车销售2.32万辆,同比增长135.6%,环比下滑18.5%;重卡底盘销售3.61万辆,同比增长40.6%,环比下滑17.2%;半挂牵引车销售3.45万辆,同比增长90%,环比下滑1.2%。 值得一提的是,6月半挂牵引车的环比增速降幅远低于重卡整车与底盘,强烈表明了上半年国家4万亿政策刺激下的土建类重卡产品需求目前已经呈现出了趋淡趋势。而公路货运类重卡产品的需求则依然维持这较高的景气程度。很多企业认为,随着4万亿救市政策的逐步退出,未来中国重卡市场必将回归理性。产销按照每年大致增长10%的幅度递增。不会再出现类似今年上半年的井喷行情。按照这种说法,今年则在去年63万辆的基础上增加到70万辆,明年为77万辆、后年85万辆。而今年过多的100万辆将在明显被冲减掉。换句话说,明年重卡市场将大大低于原本预测的77万辆。 “全年前高后低的趋势几乎没有变化,我们判断今年市场的总需求肯定会比去年要高,总量或将到达100万辆。但上半年的销量可能会占到全年的60%-70%。”黄刚说。 与黄刚持相同观点的是国家信息中心的主任徐长明,他告诉本刊,如果3、4季度还能维持较高的GDP增幅,100万辆的重卡产销将成为现实。但下半年重卡行业依然将面临着诸多风险的考验,如房地产行业、土建施工投资增速显着放缓;产品销量在上半年过于集中等等。而明年上半年则很有可能是市场受到重创的危机十分。 “100万辆大概是中国重卡市场销量的最高峰值,当然这还要包括出口到海外的重卡数量。”李大开告诉本刊。 但更多的车企却在疯狂的市场面前已经提高了产能规划。据初步估算,今年全国各大车企的规划产能已经接近150万辆。按照这个数字,肯定会有三分之一的企业难以完成任务。 今年北京国际车展,长安重汽董事长连刚表示,长安重汽确定未来三年的发展目标“1531”:15是在3年之内销售量要超过15000台;3是在3年内销售收入要超过30个亿;1是在三年内要进入行业的前十名。 需要表明的是,今年前4个月,长安重汽的销量仅为879台,按这种速度,长安重卡需要6年的时间才能达到1万5千辆的目标。前文提到的大运重卡截止到4月北京车展前,产销也不过区区的600辆。而大运重卡目前已经完成了20多亿元的投资,计划在今年实现2万辆的产能。按照最初的规划设计,大运重卡一期的计划目标是年产重卡5万辆,二期年产重卡10万辆。 刘汉如告诉记者,当前中国重卡市场的产能已经超过了200万辆。眼下,还有华晨等企业依然在布局重卡行业,到了2015年,这一数字将达到令人咂舌的300万辆以上。 如果市场如上述专家们判断的那样,100万辆是中国市场的峰值,那么,未来中国重卡市场必将迎来最残酷的市场竞争。届时,类似春兰、凌野、东方红的重卡企业又将是“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死在沙滩上。”特别是如长安重汽等技术积累不足的新企业。更大的风险在于:未来多出来的200万辆重卡产能将往哪搁呢?

2006年,全国总质量14吨以上重型车在意外之中实现了28%的增幅。说意外,是因为年初几个月重卡市场仍然呈现继续下滑迹象,引得不少业内人士哀叹不已,但没想到的是年底竟然全面“飘红”。有业内人士预测,2007年重型车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势头。 如图表所示,2006年1~11月,重型车销量前七位企业累计销售259118辆,占总质量14吨以上商用车销售总量的93.12%,市场集中度依然是非常之高;东风和解放继续占据前两甲,但市场份额进一步减少,东风公司由2005年的30.76%减至22.06%,同比减少8.70个百分点,解放由2005年的24.49%减少至2006年的21.80%,同比减少2.69个百分点;而四家斯太尔企业销量与市场份额继续上升,这与15吨级以上真正重卡市场的快速扩容紧密相关。其中,中国重汽市场份额为19.66%,同比增加1.68个百分点,接近东风和解放;陕汽份额为10.71%,同比增加3.99个百分点;北汽福田为9.74%,同比增加3.28个百分点;重庆红岩份额为5.93%,同比增加0.01个百分点。 一汽解放:继续反弹 不知道是时间巧合还是因缘际会,一汽解放新帅许宪平从天津“空降”长春后,2006年解放的日子好过了一些。2006年1~11月,解放14吨以上重卡销量为60662辆,增幅14.12%,全年销量预计有10%~15%左右的增长。相比去年解放重卡一路下跌50%的业绩表现,2006年对正处于艰难境地的解放来说至关重要。2006年,解放本身也比较低调,没有什么新车上市和推广活动。2007年,随着解放J6的上市和大规模的宣传推广活动,以及调整后效应的发挥,解放应该会有超过2006年的增长业绩。展望2007年,如策略得当,解放牵引车很可能像2006年那样继续占据牵引车细分市场的榜首,而自卸车能不断上量的话,解放就很有望打个漂漂亮亮的翻身战。 许宪平 许宪平,这位出生于1964年、毕业于大连理工大学的解放掌门人,是现任重卡老总中,唯一既干过乘用车、又干过商用车的老总。他曾救活过一汽夏利,但还没来得及舒口气,又接了解放这个更重的担子。据记者判断,许宪平2006年的第一步棋是调整,解放公司从组织结构、人员岗位到产品品种都有调整;2007年的第二步才是提高。许宪平在2006年基本没有声音,而是埋头在解放进行调整。解放上半年完成了48%的任务,下半年完成52%的任务,呈现出增长趋势。按此趋势,解放2007年当会继续增长。 东风商用车:依然苦涩 虽然2006年1~11月份东风商用车公司仍居榜首,不过这仍然只能被看作是略带苦涩的“第一”。因为在排名前七位的企业中,只有东风商用车一家企业的销量呈下降。在行业整体大幅增长28%的态势下,即使8%的下滑也是企业不能承受之重。东风商用车的传统优势在自卸车(占其总销量的50%以上),2006年随着重汽和欧曼自卸车销量的快速上升,东风的这一优势遭到前所未有的挑战,而此时的“天龙”仍处于市场导入期,短期内难以上量。时不我待,2007年的市场竞争将依然残酷,留给东风的时间不会太多。 黄刚 东风商用车公司党委书记黄刚是今年走马上任的。黄刚是典型的好学生,14岁入团,18岁入党,清华大学的高才生,还不到40岁就主管东风商用车(童东城是东风商用车的总经理,但他同时是东风集团的副总经理,主要办公地在武汉,因此,东风商用车所在地十堰基本就是黄刚坐镇)。客观说起来,虽然东风市场份额损失不少,但黄刚所作的努力还是有目共睹的,天龙成功上市,并且取得首届中国国际卡车节油大赛八个参赛项目的冠军。据称,黄刚非常勤奋,不但技术上亲历亲为,而且深入市场第一线。应该说,2006年,东风的中重卡受整体市场影响,下滑很快,天龙又是刚刚上市,还没上规模;而2007年,随着天龙进一步走进市场,黄刚应该大有所为。 中国重汽:基数虽大,增幅仍高 2006年,重汽可以算是个大赢家,市场占有率几乎逼平东风和解放。重汽因和潍柴的分手,而成为重卡市场的新闻点。幸运的是,和潍柴分手,重汽的业绩反而有了很大的增长。要知道,在2005年,重汽的销售业绩并无增长。2006年,重汽实现了6万辆的销量和40%的增幅。有数据显示,今年牵引车增幅超过50%,并带动了整个重卡市场28%的增长,而重汽在这个细分领域占到了第二位。此外,2006年重汽实现40%增幅的重要原因,还在于自卸车和混凝土搅拌车底盘销量的快速增长。 蔡东 在中国重汽的发展历程中,有两个人不得不提。他们就是重汽的董事长马纯济和总经理蔡东,这两人可以说是一对“黄金搭档”。出生于1953年的马纯济主抓战略和管理,毕业于江苏大学拖拉机专业的蔡东主抓产品与技术,互相支持,配合默契。要知道,管理层的分工明确与高度一致,对一个企业的健康持续发展可是十分关键的! 说起蔡东的技术,重汽没有人不服的。这位总经理,总喜欢关起门来搞研究(不是闭门造车,而是嫌杂事太多,不愿被打搅)。重汽产品的许多技术难关都是在蔡东的指导下攻破的。最值得一提的是重汽的信息管理系统,在所有的重卡厂家中是水平最高的——可以达到各个模块间的数据共享和完全的订单式生产。而这套系统,并不是用的什么现成的ERP系统,而是在蔡东的带领下,重汽自己开发出来的、成本很低的、功很强的信息系统。 陕西重汽:增幅最大 2006年是陕西重汽“光彩夺目”的一年,因为在各大主流企业中,陕汽是“跑”得最快的——销量增长100%以上。截至目前,陕汽以3.3万辆的销量稳居14吨以上重卡行业第四名,虽然位次和排名没变,不过市场份额已经跃升了4个百分点(2006年1~11月)。 方红卫 陕西重汽董事长张玉浦和总经理方红卫同样是一对“黄金组合”。方红卫1989年清华毕业就进入了陕汽,2001年,年仅35岁的方红卫就成了陕汽的总经理。方红卫不爱抛头露面,几乎从不接受采访,但能埋头苦干,这也符合清华人“厚德载物、自强不息”的校训。方红卫2001上任总经理时,陕汽的销售额是5亿元,而2006年的销售额是75亿元,如此快的增长,方红卫绝对功不可没。 福田欧曼:大跌眼镜 提到2006年各个企业的表现,多数人可能都会把福田欧曼给遗忘掉,因为2005年它跌得太狠,导致不少人认为欧曼没机会翻身。但恰恰相反的是,2006年1~11月,福田欧曼系列销量达27101辆,增幅达93%,在自卸车市场牢牢地占据第二位。剖析欧曼的增长原因,技术进步和产品改进固然是重要因素,但管理上的调整(比如矩阵式管理模式的完善订单式管理等)也为其增长贡献菲浅。 吴越俊 当我们把目光转向福田决策层时,可以看到,福田总经理王金玉和主管重卡的副总经理吴越俊都是1963年生人。吴越俊毕业于合肥工业大学汽车与拖拉机专业。吴越俊从2005年下半年开始执掌欧曼,当时欧曼正处于大幅下滑之际。吴越俊也可谓受任于危难之时。吴越俊在媒体曝光率不高,据传,吴越俊属于嘴上不说,心里有数的那种。 重庆红岩:与行业增幅持平 由于受上汽、依维柯合资的影响,地处西南的重庆红岩2006年销售不温不火。其2006年1~11月销量为16496辆,同比增长28%,与行业增幅基本持平。毕竟,在合资一事上花费太多精力的重庆红岩很难有更多的资源投入来支撑销量的高速增长;更何况合资一日不早尘埃落定,红岩人也无法专注于企业与个人的发展。 上汽依维柯入主红岩后,目前拥有重庆红岩67%的股权。红岩目前的口号是“携手新红岩,共赢托市场”。红岩合资后的潜力很大,但可能要到2008年才能全部显现出来。这一方面是各方面资源重组的事仍有待时间来完成,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运用依维柯技术改造而成的全新红岩重卡也要一定的时间来“打造”。 何勇、阳树毅 何勇是红岩的董事长,在2006年9月15日之前也是总经理。在董事长这个层面上,何勇算是年轻的。 2006年9月15日,阳树毅正式成为红岩的新任总经理。巧合的是,阳树毅也是1963年生人,与何勇同年出生。阳树毅现兼任上海内燃机研究所主持所长,同时还是上汽工程院副院长,是汽车内燃机方面的技术专家。红岩重组后的蓝图如何展开,将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阳树毅。 北方奔驰:突破一万 迈入2006“提升服务效率年”的北方奔驰,2006年表现一如既往的优秀。在经历2002年至今连续五年的快速增长后,2006年北方奔驰销量突破1万辆,增幅超过60%。其2006年1~11月的市场份额为3.23%,同比增加了0.71个百分点。 王世宏 王世宏也是做技术出身,但同时做过销售公司总经理。有这样既懂技术、又懂市场的总经理坐镇,北方奔驰就能在市场的导向下开发和改进产品,这也是近年来北方奔驰快速增长的重要原因。 王世宏一年有1/3的时间在外面奔波,不断与市场和用户进行接触并获得最一线的反馈信息,然后在市场反馈的基础上改进产品。这使得北方奔驰能被越来越多的普通消费者认识。由于地处内蒙的地域限制,北方奔驰应该更市场化些,才能跑得更快。 华菱:进军前八 2006年接近6000辆的销量使华菱重卡保持了行业第九,并为2007年1万辆的目标夯实了基础。从其2006年的销售结构来看,专用车底盘占了多数,这主要是给华菱旗下的星马改装厂供货;同时出口也占了华菱不少的份额。按照华菱的规划,2007年华菱将在牵引车和自卸车市场扩大攻势,加强投入,争取在这两个细分领域有更大的突破。如果不出意料的话,华菱很有可能在2007年超过第八名湖北三环,进入重卡行业前八名。 刘汉如 刘汉如有个最大特点,就是胆子大。他干了很多人想都不敢的事。这位当年被单位买去的合肥工大高才生,在极其艰苦的环境下,为星马争取到了巨大的生存空间;也为自己争取到很大的发展空间。他不是从一个大企业中被逐渐提拔上来的老总,而是把一个几十人的小厂变成一个汽车集团,从而当上董事长和总经理的。由于是他一手把星马和华菱带大的,因此他在华菱拥有绝对的威信和拥护。但同时,他在很多方面都不能再亲历亲为了,他必须要把很多工作下放,这样,华菱才能走得更快。 湖北三环:业绩下滑 在业内,生产重卡的湖北三环是一个陌生而低调的企业。不过它这几年在总质量14吨以上商用车市场一直保持在前十名。其产品“十通”属于准重卡,很多总成直接从东风购买。有数据显示,湖北三环2006年1~10月销量为6103辆,在今年重卡市场快速增长的形势下,仍然出现下滑(2005年1~10月是8000辆),这有其深层原因。一方面是受东风商用车公司销量低迷的影响,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准重卡日渐萎缩。如果三环不在真正重卡产品上有所动作,日薄西山“指日可望”。 江淮格尔发:成长很快 国产化的江淮格尔发2005年上半年刚刚推出,2006年冲到了3000辆,联想起2005年的555辆销量,其成长速度还是很快的。分析其销售结构可知,牵引车数量占到了1000多辆,混凝土搅拌车底盘有600辆左右,剩下的销量则为自卸车和其他底盘产品。 2007年,江淮格尔发将继续加强和优化营销服务网络,同时还将正式推出“亮剑”,这是一款8~15吨级的准重卡产品。如此一来,江淮格尔发的产品系列得到了全面加强,为2007年实现6000辆的销量目标夯实力量。 南汽凌野:处世不惊 重卡新势力南汽凌野2006年整年的销量大约在800辆左右,相对主流企业而言,这个数字不大。但南汽跃进的掌门人曹心平有其自身的考虑。 曹心平 出生于1963年的曹心平看上去是一个温文尔雅的知识分子,看起来没有咄咄锐气和锋芒。他为人处世不惊的稳健风格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凌野的发展“风格”:一方面凌野的生产线与轻卡混线生产,成本压力不算大;另一方面,南汽跃进强调初期以对细分市场的充分挖掘并推出有针对性的细分化车型来稳步打开市场。南汽凌野,并不太急。

下一篇:没有了